Go to Appearance >> Theme Options >> Restore Defaults.

Go to Appearance >> Theme Options >> Restore Defaults.

Recent From the Blog

'为爱而生app

“林侧君,今日亲王为了款待十王爷与尚书大人喝醉了,还请侧君前去照料一下。”傍晚时,门外传来锦瑟近侍小青的声音,墨玉应了声,素衣立即从梳镜台前起身,一路和墨玉跟在青儿的身后。

他有些狐疑,锦王爷向来不爱饮酒,怎么会忽然就醉了呢?不过醉了也好,省的他洞房新婚之夜,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呢。可是,醉了的话,她还会来他的房间么?还会记得她么?

这一番心思涌动,犹如打翻了十几个吊桶,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墨玉并不知道自家的公子心里面的忐忑不安,他忽的惊讶地喊了一声,这一声把素衣从沉思与羞涩中拉了出来。

“王爷,怎么会在屋顶上?”

锦瑟的确是在屋顶上,此时,她一身胜雪白衣,手执一管笛子,长及腰下的如柳青丝全部披散着,在夜风中微微撩动,曼妙的乐声由她的指尖唇边溢出,月光洒下,那袭宽袖白衣在夜风中飘扬,荡起了一层朦胧迷离的色彩……衬着那眉目如水墨画般精致淡雅,眼神如醇酒般沉醉动人的神态……简直似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

素衣怔住了,而同样震惊中的墨玉则突然被身后的女子用力的拉到了怀里。

他正要惊叫,却见小青对着他做了个嘘的动作:“想打扰你家主子的好事吗?走吧,这附近的人都已经被我遣走了。所以现在你最好和我悄悄地走。”

墨玉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这女人也恁大胆了吧,手就这样直接横在他的腰上,可惜现在口鼻被掩住,他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恨恨地瞪着她看,然而小青却浑然未觉怀中少年的尴尬与愤怒。

她一路拖着他回了林素衣的院子门口,方才放开了手,正要开口让他回房休息,啪的一个大巴掌霎时把她打懵了。

“你……你这个登徒子,不要脸!”

“啊?”小青愣愣地站在院子里,看着对方砰的一声把门狠狠地在她面前带上了, 而此时迟钝的小青犹在后知后觉地发怔,她……她不就想让王爷与林侧君独处吗?她做了什么啊?苦笑地摸摸自己脸上的大红巴掌,摇摇头离开了。

雨伞女孩

一曲终了,锦瑟轻盈地由屋檐跃下,若非她落地时步履稍有不稳,林素衣恐怕也完全不会相信她是喝醉了。

事实上,锦瑟不仅仅是喝醉了,她还中了一种宫内极好的药,叫“迷情”,当然,这不是什么末流的春物,毕竟是堂堂的大周王爷,就算子雁或者其他王爷们想要逼她就范,也不会用那些下三滥的春/药媚药。

所以,她们给锦瑟用的,是一种叫做“迷情”的皇室秘药。

这药不会伤身体,但是会让使用的人产生一些幻觉,乃至动情。而之所以称为大内的秘药,是因为这是皇室独有的,经常作为情趣用品的一种药物,若是份量适当,可以使双方都得到极大的欢愉。只是玉家姐们们一般甚少使用这种东西,只除了个别人在皇女成人礼上会因为过于紧张而适量使用。

但是,由于给锦瑟下药的十王爷清絮是毫无经验的新手,所以——她的量加多了!

于是,眼前的锦瑟不单单醉了,与此同时,她已经完全被幻觉和异常的兴奋感给控制了。

那洁白如瓷玉的脸上此时正透着薄红,几乎泛出点点光华,斜挑的凤眼,含媚微翘,淬若秋水,顾盼之间流光异彩。

“你……来了?”其实,她已经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只是带着笑吟吟的声音,轻轻抚上了对方的下巴。清澈明静的双眸似乎瞬时漾起了水雾般,水汪汪地流动著妖媚至极的色泽。

素衣扶住了锦瑟后才发现难怪自家王爷今天会一身雪白,原来她早已把罩在外面的袍子都脱了,眼前薄薄的紧贴在身上的只是一层单薄的里衣,随着夜风贴在了她的身上,勾勒出了某种美妙的曲线。而那一声轻笑,又明显的与平日不一样,素衣只觉这笑,配上那如秋水一般的桃花眼,犹如勾魂摄魄的妖精般,让他看得喉头发紧,

原来,让王爷喝醉了居然可以有这样一番风情,少年忽然觉得周身都诡异的热了起来。

他扶住她,任凭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游移。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期然的,他听到了锦瑟的喃喃自语,是酒后醉言么?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原来醉了酒王爷还可以作这么好的诗呢?

“王爷……素衣扶你回房吧。”此时锦瑟,整个人都已经几乎挂在了素衣的身上,这也怨不得他,中了招的她,此时摇摇晃晃的觉得整个地都是滑的,看表现,的确很像喝醉了酒,但是那股子魅惑风情分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她一把抱住了素衣的腰,直接歪倒把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好舒服,软绵绵的,你身上的味道也好舒服。”她嘟囔着,试图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素衣是贵公子,不是练武之人如杨过或者寒朝羽之流有着极其强健的体魄,何况又仅是年方十七的豆蔻年华而已。所以他虽然身形高挑,却带着如芝兰玉树般的俊秀与纤细。

被锦瑟抱住了时候,素衣的耳根便不自觉的红了,更可耻的是,他感觉自己身体在锦瑟的依偎下,某一处渐渐地有被唤醒的冲动,虽然难以启齿,却如何舍得放手。

“王爷?”素衣低声轻唤。

“嗯?”已经神志不清的锦瑟只是低低地在素衣的怀中发出这样一个音节。

“去歇息吧。今日你已经醉了。”长叹一声,带着微微的惋惜。

“……”

沉默半晌,少年又道:“我知道,王爷这些年来过惯了清心寡欲的日子,也许我对王爷来说,几乎可以算是个陌生人,所以……我愿意等!素衣愿意等王爷……”

“……其实……”她终于开口,却是闷在他怀中的醉后低语,也许她压根没有听到素衣的话,她只是自言自语,“这些年来我不是害怕男子……我只是,不喜欢左拥右抱,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们。为什么我不可以只娶一个,只和一个我喜欢的人相守。可是不行,因为……我是玉家的王爷!所以……我注定对不起所有人,所以……我很难过。”

素衣微微动容,他一直明白她和寻常女子不同,却从未听过她这番话,这么近的听她倾吐心中的想法,这一个绝不可能是大周其他女子会有的想法,确实天下每个男子都想要的。

侧脸,凝视着锦瑟片刻,然后,像中了魔咒般轻轻地主动地吻上了她的唇。

这是一个初始蜻蜓点水的碰触,却无意中点燃了锦瑟体内的火焰。

锦瑟腾的一下更用力地贴近了眼前的少年,将这一个吻加深,化为了缠绵悱恻。

是梦吗?不知道,然而却让她无力去思考,胸中的一股燥热更炽烈的袭来,眼前的触感与香气又是那么的勾人魂魄,柔软的唇,指尖所抚摸到的滑腻的肌肤。一时间,几乎什么念头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唇上的热度,唇齿的交缠,无不清楚的告诉了林素衣,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也许就在这夜半的庭院中,蝉鸣声中,月光辉映中,可是他不在乎。

身子微微有些紧张而颤抖,却抑制不住充斥在胸口的满满的兴奋与悸动,锦瑟在迷情的作用下,只觉得周身都难耐的想要什么攀附,她毫无自觉的将手直接伸入了素衣的衣襟之中,却因为实在没有经验而纠缠了半日,于是,月光下的美少年只得默不作声地自己伸出手来缓缓地一层层解开衣襟。

指尖一触摸到他胸前光滑柔嫩的皮肤,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锦瑟只觉得周身的某种诡异热度似是得到了释放,她满足的低叹一声,忽然用力直接地将素衣身上最后的衣衫都扯了下来。

—假如此时清醒的她看到这一幕,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眼前绝色女子那黑亮的青丝拂过素衣裸/露的胸前,让他带起了微微的颤栗。虽然醉了,虽然她的美眸正充满了情/欲,然而她的手法却显然还是笨拙的。抱着素衣半晌却还是只是知道亲吻和抚摸,惹得这同样的青涩的美少年周身难以抑制的兴奋起来却不得释放。

他咬紧下唇,终于也忍不住伸手抚上锦瑟的身体,将她身上最后的碍眼的白色里衣脱去,莹莹月色下,她更显得缥缈迷人。素衣犹觉得自己是在梦中,等待多年的愿望终于可以在今夜实现。

两具火热的身子在月光下紧贴在一起,清冷月光下,一股淡淡的缥缈清香袭来,似乎在那一瞬间便化作那一朵朵凝玉琼花。

忽然,素衣怔住了!

他知道她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也明白她不是个风流的玉家皇女,也曾听闻她拒绝了当年的一侍,多年来独来独往,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年来,这位堂堂的大周国第一的美人,身世显赫,优雅尊贵的锦亲王居然还是个处女!

月光下,少年几乎呼吸不稳,身子更是微微颤抖。原来她竟然连秦若临都没有碰,原来自己竟然无意中……成为了她第一个。

胸口像是有什么炸开了,从头顶到心口的是一种称之为狂喜与感动的情绪。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眼前的锦瑟显然正出于情/欲中,那琉璃一般的美眸中充满着朦胧的异样光泽,氤氲且迷离,丝毫未觉身下的少年此时骤然间的惊愕与停顿。

然后,他翻身而起,头一次,这平日里清冷如莲的世家公子做出了这自己原本不敢想象的事情,他将她压在身下,爱怜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道:“原来,我并不是白等这么多年。虽然,过了今夜你或许不会记得素衣,但是,素衣会永远把这一刻留在心底最深处。”

然后少年情难自禁地低吟了一声,伏低在锦瑟的身上开始摆动了起来。

一夜,无眠。

作者有话要说:

小锦终于被吃了。大家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的吧。为爱而生app

Read More...

滴滴哈勃下载

滴滴哈勃下载朱富贵说了这么多,我也就是了解了一下青云镇的那片林子,其他的还是一无所知,不过知道这些总算是有点收获,虽然收获不多。

朱富贵看我没什么太多的反应,坐在一旁坐着去了,我看欧阳漓还没醒过来,拿了背包,把里面的馒头拿出来了几个,给了朱富贵一个南宫瑾一个,自己吃完先到床上去休息了。

欧阳漓此时还不回来,多少我还是有些担忧,倘若是我,用游魂术出去,几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欧阳漓能几天都不回来,当真他已经成了妖精了。

躺下没多久我便睡了,结果睡着之后南宫瑾又走了出去,我本想跟着他过去,看到欧阳漓从外面回来,身形一闪便落到了他身上,随着他落下来,胸口的那道暗符也随即化成了飞灰。

知道欧阳漓回来我也放心了许多,于是睁开眼睛还朝着欧阳漓那边看了一眼,看到我醒了,欧阳漓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不要跟着出去,先休息一会,我这才安逸的睡着。

见我们睡觉朱富贵也不敢出去,人就在屋子里面坐着,困了他也就是眯了眯眼睛,夜晚我和欧阳漓醒过来看见朱富贵在屋子里面打盹,脑袋一低一低的奇怪的很。

见到这样的朱富贵我便笑了,打算过去逗一下,但是我和欧阳漓还有正事,便迈步走了出去。

出门欧阳漓便说要去那片林子看看,我也是这个打算便迈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而此时南宫瑾出去一天竟然还没有回来,说来也是奇怪了。

十里多的距离,对我和欧阳漓而言其实也不算什么,两人便一路悠闲的走了过去,朝着前面走我问欧阳漓:“这些天你去哪里了?”

“去阴间了一趟。”欧阳漓回答的很平静,我便奇怪起来了,去阴间干什么?

欧阳漓许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便说:“日后宁儿便知道了。”

这话的潜意词就是在告诉我,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所以叫我别在问了,自然我也不好再问,两人便朝着林子那边走去。

彭豆豆曝清凉唯美写真

到了林子前面我才发现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上前摸了摸我和欧阳漓说:“我昨天来的时候,林子周围有一道屏障,现在没有了。”

“被人破了。”欧阳漓说完带着我进了林子,此时我才发现,林子里面有些奇怪的地方,特别是周围的树上,都打上了镇魂钉,以及红线。

以往镇魂钉是用来固定红线的,除了打鬼这是我知道最大的一个用处了,但今天看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些镇魂钉的下面还坠着一个银铃铛,这么多的银铃铛应该不是一个人所为,林子里面从我和欧阳漓进来的地方看,整片林子都被挂上了银铃铛。

“铃铛是镇魂之物,这么多的铃铛在这里面,里面莫不是有什么要苏醒的东西?”我随口说,欧阳漓则说:“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过宁儿不要动这些铃铛,避免惊动了进来的人。”

欧阳漓这么说我看了他一眼:“风吹铃铛也会动,难不成他一个个的看?”

“这些铃铛与以往的铃铛有些不同,应该不容易被风吹动,宁儿只要小心就会没事。”欧阳漓这么说我便不再问了,而是跟着他朝着里面看去,林子很深,就如同朱富贵说过的那样,但这片林子里面有风,说明里面有空地。

欧阳漓和我绕着铃铛走了一段,我们找到一个能够过去,却不会动铃铛的地方,进入了铃铛的包围圈。

进去之后我和欧阳漓才发现,这些铃铛已经把僵尸给镇住了。

每个铃铛的前面都站着一只直挺挺的僵尸,僵尸面无表情,双手朝前伸着,一看便知道,是闯进来之后被铃铛镇住了。

这些僵尸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她们的穿着都是满清时候的旗人服饰,说明他们很可能是在这里隐居,之后死在这里的满清皇家后裔。

想起这些,我便想到了朱富贵说的那件事情,朱富贵说原本这里有一位满清的王爷留在这里的,那就说明这里很可能是满清王爷的一个住处。

僵尸们都站在那里,我和欧阳漓看了一眼朝着里面走去,进去我粗略的数了数,大概能有一百到两百只的僵尸被制服,虽然没有死掉,但如果这些银铃铛不解除,肯定要死在这些银铃铛的下面了。

不知道什么人和僵尸有这么大的仇恨,非要将整个僵尸部族置于死地。

来到林子深处,眼前出现一片十分宽敞空旷的地方,地上寸草不生,而林子周围因为这里月光最充足,月光可以直射到地面上来,让整个地面都吸收到月光。

此时,我和欧阳漓停下,空地上面站着一个人,这人就算是不把身体转过来,我也知道他是南宫瑾无疑。

只不过南宫瑾今天早早的出来,竟然是来了这里,要是这么看,外面的那些红线和银铃一定也是他的功劳。

不知道是南宫瑾太过自信他那些铃铛,还是此时太专注了,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周围有不对劲的气息,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我和欧阳漓已经来到了林子里面。

此时南宫瑾正低头握着他手里的一个罗盘,在找什么东西。

一边走南宫瑾一边在地上踏起罡步,那样子俨然在找什么东西,根本没有时间关心周围的情况,估计这也是为什么南宫瑾要在周围放上这么多的红线和银铃铛的原因。

他肯定是想用红线和银铃铛困住那些攻击他的僵尸,而这些僵尸既然能这么护着这块地方,想必这下面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欧阳漓和我都没出动静,看着南宫瑾在那边找东西,很快南宫瑾找到了具体的位置,先是收起了罗盘,而后便把身上的桃木剑拿了出来,准备插到下面的一条缝隙里面去,正当此时,周围的僵尸开始躁动起来,即便是僵尸都被困住了,但是知道南宫瑾要把那把桃木剑插到下面,还是躁动,想要挣脱束缚。

我朝着周围看去,僵尸竟然有些流出眼泪的了。

僵尸也有泪?

看着那些哭泣的僵尸,忽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些僵尸竟然都是女子,虽然男僵尸也很躁动,但并未哭泣,更多的是愤怒,焦急!

“这是怎么回事?”我抬起手本打算算一下,却给欧阳漓按住了我的手,而后他就看着我说:“天机不能泄漏的太多,泄漏天机原本就是一件逆天的事情,宁儿逆天的事情做得太多,对宁儿本身没有好处,还是不要再算了。”

欧阳漓这么说我才把手放下了,但我还是好奇,中间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再此时,南宫瑾看到了我和欧阳漓,手里的桃木剑才顿了顿,但他仍旧没有放弃的打算,反倒是朝着天上已经满了的月亮看了一眼。

我和欧阳漓也就在这个时候朝着南宫瑾走了过去,南宫瑾还是不想收手,手里的桃木剑朝着地上的那条缝隙扎了过去,但就在此时,欧阳漓手一挥,将南宫瑾的手掀开了,不但是把南宫瑾的手掀开了,就是南宫瑾的人,都撞出去落在了地上。

欧阳漓此时脸色骤然冰冷起来,衣袂从我身边飘了飘。

再听周围的红线和银铃铛开始崩裂,而那些铃铛也都落到了地上。

僵尸们一旦被解除了控制,便纷纷从林子里面跳了出来,但僵尸跳出来之后看到欧阳漓,又都退出去了一些,之后在也不敢动弹了。

百鬼王到底是比僵尸王厉害,毕竟僵尸也是鬼族,所以要被欧阳漓管制。

“你到底是什么人?”南宫瑾此时还明知故问,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傻了还是假的傻了。

于是我只好好心说:“他是我丈夫百鬼王,你现在好好的看看。”

南宫瑾微微愣了一下,起身站了起来,握着他的桃木剑说:“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这里是养尸的重地,我是不会让地下的那只僵尸出来为祸人间的。”

“纯阳真人,你现在还要本王拆穿你的本来面目,你才肯收手么?”欧阳漓说着目光寒了寒,结果南宫瑾后跌了一步才停下。

“你怎么知道我师父的名号?”南宫瑾真是死不悔改,他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欧阳漓淡然道:“本王这两日出外不在,你以为本王真的是睡着了?”

“那你是……去查我?”南宫瑾眼睛睁大,到底还是泄漏了他的龌龊勾当。

欧阳漓冷然道:“你那是纯阳真人,在家的名字是陈阳,五岁跟你师父进入茅山学道,十几岁便跟随你师父下山修行。

你二十岁的时候出师,便来到了这里。

你师傅为了得到僵尸王的脑丸,来到这里,要将僵尸王的脑丸带走,但你们师徒学艺不精,最后你师父死在这里,你也身受重伤。

你师父临终告诉你,你身上种了尸毒,早晚要发作变成僵尸,要用活人续命。

你原本也是一代宗师,却因为你师傅的一句话,篡改了你的命数。

你开始到各处去找和你骨骼相近,道骨奇佳的人,你这些徒弟就都是准备为你续命的,此后你便每十年就要续命一次。

而你为了不在这样周而复始,你决定在今夜,也就是僵尸王复苏的时候,将僵尸王杀死,那样你以为就能解脱了。

其实你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僵尸王咬到的人,是没任何办法改变命数的,你注定要成为僵尸。”

“胡说,本道道法高深,怎么会成为僵尸,你胡说,胡说。”南宫瑾暴躁起来,朝着欧阳漓嘶吼,欧阳漓一掌便将人打了出去,跟着一道红色的影子从南宫瑾的身体里面出去。

另外的一道黑影被欧阳漓从林子里面拉了出来,用强大的法力将其逼回了身体里面。

南宫瑾此时才缓缓醒过来,刚醒过来便猛地咳嗽了一声,我见他醒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看他,我朝着已经飘在空中的那条红影子看去,原来这就是纯阳真人,一只红厉鬼!

Read More...

黄色成人app破解

  黄色成人app破解 宋有粮走到了半道儿发现雷子并没有跟上来,他这又回来找雷子,却看见了这一幕。

   可是接下来,雷子被砸的闷哼一声,身子反倒在地,再次爬起来的时候,潘大明已经把手里的板凳直接抛了过来。

   雷子被打的有些胆怯,闷哼一声从潘大明的裤裆下窜进了杂物间。

   "俺家狗又没咬你,你干啥打俺家的狗?"宋有粮见状也是心疼的很,这可是他们家半个儿子呢。

   潘大明却看了一眼那大狼狗竟然钻进了放麻袋的杂物间,都说狗的鼻子最灵了,而且,还引来了外人的注意,这回买卖不成还赔上自己的命,他可不敢。

   当即推开宋有粮就跑了出去。

   宋有粮被推了个踉跄差点没站稳,宋有粮还不明白呢,这人怎么看着他就跑?

   眼下,宋有粮哪里有时间去想这个,他得先看看雷子有没有被打伤。

   扶着门走进了这破烂不堪的家里,他一眼看见偏房的小黑屋里有一对绿莹莹的眼睛出现在那儿。

   "雷子!"宋有粮知道是自家的狗。

   可是,雷子这次一点都不听话,也不搭理它,它好像在撕扯什么东西。

   就在宋有粮想要摸进去看看情况,身后传来了陈秀荷的声音:

   小清新苹果头女生清晨爬起床洗漱照

   "你是谁?"

   陈秀荷的声音本身就带着一股恐惧感,宋有粮这才发现这主人还是一对夫妻,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自家的狗跑进来了,也不知道家里有人,所以很不好意思。

   但是陈秀荷的目光一怔的看着杂物室,她心里一沉语无伦次的说道:

   "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宋有粮更是好奇,乡下的老房子大都是建筑结构差不多,宋有粮赶紧摸到了灯绳拉了一下,本想再说两句抱歉的话。

   可是,储物室接住着外头投射进来的灯光,宋有粮当即吸了一口凉气。

   那被雷子撕烂的麻袋里滚出来个浑身是血,不只是死活的人……

   …………

   县医院,楚防震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躺着的昏迷不醒的陈双,那脸上头身上,总共加起来,竟然缝了五十多针。

   不知道为什么,就连她此刻痛苦沉睡的模样,都让人觉得她一点都不怕疼,眉宇之间有一股刚毅在支撑着她,那种坚强叫人心疼。

   宋有粮夫妇围着陈双不停地说话,陈秀兰趴在床边已经哭了一天了。

   宋有粮脸色黢黑阴沉他叹了一口气说:"秀兰,别哭了,你要是身子再垮了,双儿更放心不下!"

   宋有粮现在终于知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是什么感觉了。

   陈双被救出来的当天上午,宋有粮在杨国栋的指点下报了案,可是,被指证人贩子的潘大明下落不明,她的媳妇一口咬定她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这个女人已经被审讯了整整四十八个小时,她都没有说一句公道话,宋有粮觉得,人心真的都被狗吃了吗?

   要是他们家的闺女被打成这样,都是当父母的,哪个不心疼?

   而且最让人懊恼的是,这个人竟然是陈老板,这还不算是最让人绝望的消息,明知道她是潘大明的媳妇,肯定知情不报,可是,那个女人怀孕了,相关部门没办法拘留她。

   "潘大明……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陈秀兰咬牙切齿的低沉的骂着,眼泪都从鼻子里喷了出来,她的嘴唇都被自己咬出血来了。

   "秀兰,你认得这个人?"宋有粮不由得问道,要知道,宋有粮现在最恨的就是那陈老板,她知情不报,她没有良心,但凡她能帮忙说上那么一句话,也能还双儿一个公道。

   可自家婆娘似乎和他想的不一样。

   陈秀兰突然目光涣散的看着某一处,嘴角露出残忍的弧度:

   "俺前夫!"

   "……"宋有粮张大嘴巴,眼睛瞪得溜圆,他确实没有多问过陈秀兰的过去,因为他觉得那些都不重要。

   只是此话一出,带给宋有粮的无非就是更大的刺激。

   因为,陈双可是他潘大明的亲生闺女,这个畜生,猪狗不如啊……

   "连自己的闺女都……"宋有粮说不下去了,他简直为这娘俩感到悲哀,真是太命苦了。

   "他早就把我们娘俩忘了,他也不会记得他有个闺女,他的心里就只有钱,只有他自己过的快活就成!"

   提起以前,陈秀兰竟然一反常态的冷静下来,年过四十的她已双鬓银丝,平日里透着一股慢性子的好脾气,可提及过去,那对略显浑浊的眸子里还是荡漾出了一抹歉意和恨意。

   宋有粮绕到了陈双病床的对面,拍了拍陈秀兰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秀兰呐,白(别)想那么多了,只要咱家双儿能好起来,比啥都强。"

   陈秀兰点点头,擦干净眼泪,她下半辈子能嫁到宋家去,虽然闲言碎语很多,可她一点都不后悔。

   可是,陈秀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说咱家双儿是在陈家湾找到的?"

   "啊!"宋有粮应了一声。

   "你说那个潘大明的婆娘叫啥?也是陈家湾的人?"陈秀兰又问,那目光透出少有的疑虑。

   "听公家人说是叫陈秀……哎,她名儿和你差不多,叫陈秀荷!"

   宋有粮此话一出,陈秀兰突然踉跄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不管宋有粮怎么问,她都只是摇头发呆,目光透着涣散。

   中午吃饭的时间,宋有粮让陈秀兰在这儿看着,他出去买点吃的回来,可是等他回来的时候,陈秀兰却不见了。

   宋有粮是想要出去找但是也走不开,想着可能是这婆娘去街上买点啥生活用品去了,也没当回事。

   ……

   陈家湾,一抹消瘦的背影穿着碎花布褂子,轻车熟路的进了陈家湾,那带攀儿布鞋上沾染了少许泥巴。

   她到了那平房门前看着大红铁门,犹豫了半晌拍了几下。

   开门的是陈秀花,她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人,好生面熟,可是又感觉从没见过。

   "秀花!"陈秀兰脸色很难看,头发也乱糟糟的,从陈双住院,她就没心思打理了。

   声音一处,陈秀花顿时目光一怔:"二……二……二姐?"

   "你……你怎么回来了?"陈秀花不可置信的想着,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正在晒萝卜干的老太太。

   这两天,老太太已经被潘大明的"壮举"给气的两天都没好好吃饭了,今儿刚消停点,离家多年的二姐竟然突然来了,要知道,当年二姐走的时候,那可是全村的耻辱啊。

   "秀花,谁呀!"老太太没抬头随口问道。

   "哦,问路的!"陈秀花说着,赶紧把陈秀兰往外头推。

   "娘,俺是秀兰!"陈秀兰喊了一声。

   "啥?秀兰?"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可是精气神很旺盛,耳不聋眼不瞎,而且牙齿一颗都没脱落。

   陈秀花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二姐,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咋这个时候回来了?娘因为秀荷姐家的事情正在气头上呢!"

   "俺就是为这事儿来的!"陈秀荷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很决绝。

Read More...